无锡裕沁湖畔庭 - 积水住宅

待褪去冬日厚重的外衣,瞬时轻盈随身,若是孩童早已欢悦出笼,也正是到了信步一走闻花香的惬意心境。
娇黄的迎春、艳红的海棠、素白的含笑、幽紫的鸢尾…藏不住的春色从家门一路延伸,赶不及鸣鸟报春,心已先随这和熙春风提步而去。及至太湖水岸,若说适才的春意还是未出阁的姑娘般欲遮还羞,这番青山新绿、古塔老寺、争妍千色,倒映湖中,上下一线,妖娆也自然双倍而至。
换做绵绵细雨则更妙了。“沧波万顷,月流烟渚”,太湖本以烟雨著称,浩淼湖面,轻烟弥漫,山影憧憧,远处传来糯软的锡剧唱腔,和着灵山的佛音,佐以二泉映月的曲调。刚有点离世仙境的意味,到被近处孩子们的戏耍声扯了回来。也罢,这才更有了生活的味道,春天本就是该闹腾的。